杂食性生物,脑洞比较大
目前开始从日漫转向欧美了,但是努力先填完以前的坑吧。
文风不定中……

[三山]忍恋(上)

【注意事项】

·文中只有一个CP三山

·三日月宗近视角,第一人称注意

·存在碎刀因素

·第一次发糖哦哦0v0







 

我是三日月宗近,刚刚来到这个本丸。

或许应该说,在前一位三日月宗近折断后,本丸的总队长山姥切国广又锻出第二位三日月宗近,也就是我。

不过我却对我是“第二位”这件事表现得并不在意。

毕竟,即使我和前一位拥有同样的面容、言行、甚至灵魂,只要我们离开本体各自前往不同的本丸时,我们就已经变为了不同的存在,拥有了真正独属于自己的灵魂和不同的经历。

也许他们还是会把我当做“前一位”看待,然而我也并没有继承“前一位”的记忆……

我们终究是单一的个体。

但是啊,谁叫爷爷我这么善良呢~

爷爷我啊是完全不会在意这种程度上的错认。

即便是被当做替身啊……

 

来到本丸后的不久,我便代替了之前的那位三日月宗近。

或许在大家的心里,我们并没有什么区别。

原本,由于前一位的消失而带来的悲伤便很快被“第二位”的到来冲散了。

因为“前一位”和我是同一把刀啊,他们一定是这样想着吧。

我也很快地适应了这个于我而言相对于陌生的环境。

通过这些天其他人对待我的方式,我大致推测出来了前一位的性格行为,并合格地扮演着他们心目中的三日月宗近。

该说庆幸吗。

庆幸着我们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只需要在一些细节处稍作修改即可。

作为天下五剑中的一振,我只需冷漠地静坐在高高的殿堂上,享受着众人对我的钦慕。

但是,得到了人的肉体的我,不知为何却也拥有了人的情感。

这种感觉很新奇,让我无法掌控,可我却并不讨厌。

 

日子一天天迈上了正轨。

我也从最初的LV.1升级到了LV.44。

时间过得很快,仿佛从未开始也从未结束过。

当审神者将本丸的秋景换为春景时,我才意识到了我已经彻底融入了这一个与现世不同的世界。

本丸的大家都对我很好,审神者也是一个温柔的人。

但是,唯独只有本丸的总队长——那个把自己隐藏在破旧披布的山姥切国广对我还是初见时那样冷淡的态度。

难道,是我不像“前一位”吗?还是因为他根本就是讨厌三日月宗近这把刀呢?还是他过于傲慢呢?

这一切,我都无从得知。

却让我产生了些许不满。

 

后来,在一次酒会后,微醺的小狐丸满足了我的一丝好奇。

他和我谈及到总队长和前一位是密友的事情。

他眯着眼睛说,每次看见他们一同在树下小憩就有一种好像回到了平安时代的家的那种感觉。

家,或许他想说的应该是那个诞生后和父亲大人一同居住的房子。

但是,所有比它更加华丽高贵的宫殿也不法和它相媲美。

那里有着三条一派刀剑付丧神最美好、最单纯的时光。

“但是,他们之间的相处却又和我们兄弟之间有些不同。”

他绞尽脑汁地想了想曾经向父亲大人学过的各色辞藻,但是还是没有想出来合适的形容,略微低落地垂下蓬松的耳朵。

“总之,就是有些不同,但我却说不出哪里不同……”

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会对他们产生无谓的好奇心吧。

 

五虎退曾经在闲暇时找过我一次。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一向胆小害羞的孩子竟然会为了那个人大胆地向我提出请求。

“三日月大人,虽然很抱歉,但是可以请您先代替前一位让总队长开心起来吗?自从那位离开后,我和小老虎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总队长的笑容了……”

他的声音细弱又透着些许坚定,眼神却显得有些黯淡。

呵,真不知道是称赞他勇敢好呢,还是训斥他过于狂妄呢?

可我却又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那他是个怎样的人呢?唉唉,他对爷爷我可是相当冷淡呢,真是傲慢呢。”

他的脸颊红红的,像是要努力证明什么似的拼命地握紧双手,一反常态地大声向我喊道。

“总队长他才不是这样的人!!!”

他好像也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妥,亦或是刚才的那句话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勇气。

他的嘴唇开始颤抖起来,眼睛中也闪烁着泪光。

“三日月大人,实在是很对不起您,是我太激动了。可是总队长以前并不是这样的……”

五虎退喃喃道。

“虽然看起来很冷淡,但却真的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五虎退露出了一个细小的笑容。

我不知道五虎退和总队长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我也不知道总队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我想,能够让这个孩子露出发自内心微笑的人,一定并不像是我看到的那样。

“好,我答应你。一定,一定会努力完成你的愿望。”

 

就这样,我和五虎退在春天的末尾缔结了一个秘密的约定。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5)

© 禅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