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性生物,脑洞比较大
目前开始从日漫转向欧美了,但是努力先填完以前的坑吧。
文风不定中……

[刀剑乱舞][同田贯正国中心]无题(未完)

【注意事项】

•狸子中心无CP,偏历史向

•有关于狸子的主人的大量私设……狸子在文中从头到尾就是一把刀……

•作者的日本史很烂啊啊啊!!!不喜慎入XD

•文风有点怪怪的,有点微妙……

以上不喜慎入XD


 





第一任主人是个乡下来的农夫。

天雷引起的大火葬送了他的草屋、他的田地、还有他新婚不久怀着孕的妻子。

走投无路的他来到了军队,不至于让他因为饥饿而变成随处可见的苍蝇的食粮。

没有任何了不起的抱负——只是为了活下去的男人出乎意料地立下了令人羡慕的功绩。

这个结果却引起了上头的嫉恨,暗道要将他除去。

无知无觉的他天真地相信了同伴的话,孤身一人陷于敌军之中。

就在他发现约定的援助迟迟没有回应之前,他已无奈地用着同田贯正国杀死了自己。

被染红的同田贯正国最终被人遗弃在了无人问津的荒野上。

和他那失去了头颅的主人一同渐渐被风沙埋葬。

远去的敌人拿着顺手用同田贯正国割下的头颅、唱着熟悉的乡间小调欢笑着离去。

留下了一地和夕阳相互映照的血色。

 

 

第一任主人是个年岁已长的将领。

在他得到同田贯正国之时,他便早已成了个不大不小的官员。

所以,即便是沉默着的同田贯正国也不知道他的过往。

就连他最亲近的下属也只不过是和其他的士兵一样,只看得到他脸上那巨大的伤痕和他永远阴狠着的眼神——还有他那与之闻名的不择手段。

没有人敢相信他,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

新来的士兵让他不自觉的畏惧。

就好像当初那个天真的他一样——

士兵的功绩早已足够成为和他地位相同的将领,而将军的青睐也让他更加心惊。

士兵终究成为了永远的士兵。

而将领最后也成为了永远的将领。

夺取他性命的并非是敌人的刀枪,而是来自最亲近的下属的背叛。

同田贯正国和他的主人一样被分成两截留在了战场上。

 

评论(1)
热度(5)

© 禅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