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性生物,脑洞比较大
目前开始从日漫转向欧美了,但是努力先填完以前的坑吧。
文风不定中……

虞美人 (一)

开更本传部分了^^

脑洞颇大,加上自己有点污的设定

但是请相信,我深深爱着婶婶~~~

================================================

十三虽然只是个刚上任不过一年的审神者,但是一年刀锋剑雨的生活却也让她变得更加成熟起来。逐渐从一个温柔甚至到软弱的少女变成一位坚强的女战士,成为一位能够真正肩负起防止历史不被改变任务的审神者。

就在她以为无论面对什么情况都能坚定面对之时,由政府派狐之助传来的一个紧急消息却打破了她设立的所有坚强外衣。

她纤长的手指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暴露了她再也无法平静的情绪。

大滴大滴的泪珠不自觉地砸到了地面,溅起尘埃无数。

“十三大人,请节哀。”狐之助的安慰对于此时的她而言已经无尽于事。

“相信清子大人也不愿看到您如今悲伤的面容。”

“啊啊!清子啊!!!!!”她哭得十分狼狈,声嘶力竭地哀鸣,泪水再次涌了出来,丝毫不在意自己精致的妆容被眼泪弄花。

怎么可能会不悲伤呢?

她唯一的友人啊……

自她记事起就从未分离过的友人啊……

竟然会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与她用死亡画上诀别的句号……

这让她怎么不哭泣!

“十三大人,清子大人在就义前留下了临终遗言。”这句话让十三渐渐止住了眼泪,就着宽大的衣袖拭去脸上的泪痕,她仍然还是那个坚强不屈的十三。

“狐之助,请快些说来。”她恢复了原来应有的坚定姿态。

“清子大人要求政府将她本丸里残存的刀剑托付给您照顾,然而……当政府派遣的工作人员敢去那里时,几乎所有的刀剑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只剩下了唯一的一把受清子大人重用的近侍刀。”

“这又是发生了何事?”十三端坐着,面容肃静,再也找不到一丝半毫哭泣的痕迹。

“据那把近侍刀所述,本丸里其他的刀剑都因不愿再承认新主,它们便纷纷自行刀解追随清子大人而去。”

“这样也好,不失于忠义。”十三垂下蝶羽般细长的眼睫,淡淡一笑。

“那把剩下的刀剑我便接手了,不知他是哪一位刀剑男士?”

“啊,自然是那位。”狐之助露出奇异的微笑。“它此时就在您的本丸外,是一把甚为稀有的刀呢撒~”

“请带我去见他。”十三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清子唯一留存在世间的事物了。

审神者是一些悲哀的做着英雄行为,却不被任何普通人所知的人类。

在成为审神者后,她/他在现世中留下的一切记录便都会销毁。任何与审神者产生羁绊的事物,亦或是留存于他人心中的记忆乃至于感情等……都会被政府借由为了不让其他人受伤害的名义利用各种超现实的手段进行清除、销毁——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神隐一样。

审神者一旦战死,那么她/他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痕迹就会完全消失。

因为——他们连尸体都会化作灵力被这个虚幻的战场吸收,成为支持着其他审神者变得更加强大的灵气……

十三有时也会想,如果连她也不记得清子了,那还有谁会知道有清子这个人存在过呢……

所幸,即使清子己经离开,她还留下了一件证明她存在的事物。

她也永远不会忘记她了。

这样想着的十三走出了本丸的大门,在结界与结界的间隙间见到了那个被狐之助评价为甚为稀有的刀剑男子。

深蓝色的狩衣上沾染了樱花的粉……

她依稀想起,现在又到了一年樱花盛开的时节。

他弯起美丽的眸子,眼中似有月光闪过。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呢。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请问你就是清子殿时常说起的十三殿吗?”

十三呆呆地凝视着他的身影,自此一醉不醒。


评论
热度(9)

© 禅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