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性生物,脑洞比较大
目前开始从日漫转向欧美了,但是努力先填完以前的坑吧。
文风不定中……

虞美人(前传)

那年,她才刚刚成为审神者,十六七岁的少女青涩,如含苞待放的花瓣一般娇美。

她还会对自己的近侍刀撒娇,将本丸的每一把刀当做朋友,时常还会加入短刀的队伍一起玩闹,甚至还会对化作俊美男子的刀剑抱有恋慕之心。

然而,十年之后的她在已成为审神者中的佼佼者,她的容貌华美奢靡,举止成熟大方,灵力运转自如。但,此时的她却早已和刀剑男士们有了一层厚厚的隔阂。

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的近侍刀再也不愿意直呼她的代称了呢?无论他们说了些什么,他对她的称呼只有主上……

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刀开始不断地变多,而本丸的气氛却越来越沉闷了呢?无论前一刻他们在兴高采烈地讨论什么,一看到她的身影,就全都闭上了嘴,不愿意再和她分享着今日的趣闻……

又是从什么时候起,她所恋慕的他连看她一眼都不肯了呢?冷漠的让人的心脏全都被冻结了……

现在,她已经不敢再对那些刀剑男士抱有任何期待了,她也不希望他们对她还抱有任何期待……

因为。

他们终究是不同的,人和神的时间并不对等。

 

人生在世不过匆匆几十年。

人迟早都会有青丝成雪、撒手人间的一天,而死亡却从来不是困扰神的难题。

如果人和神之间有了深刻的缘,那么最终痛苦的只能是被留下来的不老不死的神。

他们将永永远远地记住她。

这将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啊。

她不能这么自私——

已死的人离开了,留下了活着的神,这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啊。

她不想发生那种悲哀的事情——当她意识到如果继续亲近他们,那么这样的梦魇就会发生在现实。

于是,她便开始有意地拉远彼此的关系……

啊啊,他们一定会以为是主人的喜新厌旧吧……

这样他们一定不会对审神者的离开而哀伤吧……

那真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她又想起了那个她所恋慕的神。

他来到的那天,本丸的樱花正悄然绽放,层层叠叠的粉色却是无论如何也遮不住他身上的一抹藏蓝。

乱花渐欲迷人眼。

树上的花迷住了树下他的眼,而树下的他迷住了她的眼。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她饮下一口苦酒,悠悠地笑了,就像她十年前那样天真无邪的笑了。

年年好景欲君知,念君千言最相思。

她想他永远也不知道有一个人曾喜欢过他。

她想他也一定不会知道。

她曾经的友人曾说她对她的刀剑男士太过心狠,她只是笑笑不说话。

她也的确是心狠,但她的心狠都只会对着自己。最后,先伤己后伤人。

几十年的悲哀和几千年的悲哀比起来,哪一个更痛……

所以,她选择了几十年的悲哀。

偶尔也会有后悔的时候,她也不是那么的全然无私。

然而这都是自己做出的选择,一旦选择了,就再也没有后路。




==============================================

本来是在写作业的,结果摸鱼摸出了个小短片……

可能会有2吧,看灵感的……

其实我是个猥琐的人,我想写一些黄黄的东西,然而……大概是写出了和我本人画风完全不一致的东西ORZ

虽然打上了爷爷的tag,CP(应该)也是他……

但是这真的只是婶婶的单箭头【大概……

总感觉写到最后会把友人和婶婶配到一起【当我没说


评论(2)
热度(8)

© 禅机 | Powered by LOFTER